阳澍

qq:1075401138(底层菜鸡画手就是我

万火归一

我为之疯狂!


ROSA:

couple:艾利


tips:原著向/短篇/R-18


warnings:在原著与无悔基础上的想象,偏利威尔视角。


summary:你是我的不幸,和我的大幸,纯真而无穷无尽。




《火星运河》姊妹篇,两文互相补全。给 @阳澍 澍澍配的文,原图。




我以我赤裸之身做为人界所可接受最败伦德行的底线。在我之上,从黑暗到光亮,人欲纵横,色相驰骋。在我之下,除了深渊,还是深渊。”


 


一边眼珠浮凸玻璃花,血液倒灌,视线逐渐模糊,半面清晰半面昏黑。他在朦胧中看到两团光,犹如坟堙磷火,幽微闪烁,蓊郁森林烧成翠绿大海,再缩小凝结,是巨人艾伦的眼睛。


 


眼睛。


 


爆炸余烟未消,升腾不规则块状纯白蒸汽,利威尔横躺于这条烟雾河流,鲜血蜿蜒流下。他面貌有兵戈样子,薄利几弧冷冷刃光,此时这脸孔破开,从右边眉骨上方一路划到下颔,横跨眼中部和面颊,像饱满石榴裂口,皮肉淋漓绽出。身上也带伤,两段指节脱离手掌,森白骨殖竖立,裹覆筋络皮肉,肺腑震荡、受压迫,五脏或许有几处碎成絮状,喉间一股黏腻腥甜。


 


意识开始消散,化作绵密星屑飞往夜空,疼,疼吗?感觉不到,伤得太重,伤得太多,浑身上下都是鱼鳞状细小弹片破口,牵连表皮神经,拢成一道菌丝网,有麻痹效果,因此不会再痛。吉克·耶格尔几十秒前引爆捆缚腰部的数支雷管,了结三次遭利威尔·阿克曼砍杀之耻,目的达成,不留遗憾。马车四分五裂,血肉横溅,一场死局就此斩断,仿佛透明牢笼收束缠紧,半生峥嵘将至尽头,人类最强士兵不具备钢铁躯壳。利威尔浅浅呼一口气,鼻端钻入火药硝烟味道,混芳草清香,坐不起来更不要谈站立,他只比尸体多几丝声息。


 


白雾缭绕作片片雪花跃入眼中,他看到此生最大一场雪。往事走马灯万花筒般快速旋转,映现在视网膜上,一幕幕一息息拧成彩色绳索。利威尔动动手臂,分开指头,感觉到自己的残缺。杀人和被杀,一种锻造,身体器官的一部分,宿命的一部分,类似胯骨与心脏,类似风雨云翳,仲秋泛黄飘落的叶子。所以他做好准备,总有哪天会死,是今天是明天,并无意外,早已落下的馈赠和礼品。只是,此时此刻,他蓦然想起幼年地下街生活,命途里唯一一段安宁静谧时光。还未生病的母亲抱着他讲故事,甜软芳馨、丰沛温柔,和煦光芒将岁月打通。她说起王子和公主,骑士与猎人,还有屠龙少年,穿越荆棘割下恶龙头颅。


 


《万火归一》全文




END




感谢阅读!




图图:










火星运河

谢谢小李让我看到这么美丽的故事呜呜呜!!!!


ROSA:


couple:艾利


tips:原著向/短篇/R-18


warning:在原著与无悔基础上的想象,偏艾伦视角。


summary:你不是星星。恒星有时也陨落,在太空中成一片火,一片灰,不留一屑屑什么。不陨落的自然不是星。





送给 @阳澍 ,我爱澍澍!以下正文。




这个世界疯狂、没人性、腐败。您却一直清醒、温柔、一尘不染。”


 


梦境里时间似乎永远停泊,像一条港口渡船,将他圈在河岸。


 


十九岁的艾伦·耶格尔从铁架床上爬起,屋徒四壁,晦暗无光,他扯一扯上衣,赤脚走向盥洗台。污秽镜子里青年脸孔,藏在零零落落漆黑长发后头,削瘦冷硬,褪去曾经青涩,因大限将至,无可避免现出沧桑。他摸了摸下巴和嘴唇上沿,胡茬是薄薄一层青,好几日没刮过,长度却毫无变化,新陈代谢顿住,体内细胞在幻梦里停止衰老更迭。


 


四天以前,他见到哥哥吉克。那张与他不甚相仿的面容透显死而后生的活力,对他一如既往流露兄弟温情。艾伦在瞬间便明白,另一个人,负责看守吉克的士官长或许已被哥哥所杀。杀,怎样残杀,死,陈尸何处,都不重要。一场外人无法插手的死局,属于守护者和毁灭者,你杀了我,我杀了你,不过彼此命途上的垫脚石,谁都不要埋怨。时至今日,他已不是四年前愤怒的、率直的、莽撞的模样。因此,艾伦一句话没讲,问也没问,心里很平静,短短浮现几个字节。哪怕凶多吉少的是自己的爱人情人恋人,自幼憧憬后来跌下祭坛的神明,也只有微不足道字节。


 


利威尔。


 


利威尔,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叫你,他用沉默无声的言语唤道。


 


其实四年里,他多少回在心底如此称呼,到了嘴边,却都化作板板正正的“士官长”。平常这样,那一个个漫漫长夜也这样。地下室里微薄灯火,遭人嫌弃厌憎的惶惑少年,为自己是怪物的化身不知所措,与整片黑暗为敌。矮小长官穿制服悄悄前来,长靴踩过石板路仿佛踏雪无声,有猫的灵巧和鬼魂静默,拎着一豆油灯,倒映出来的脸庞比掌心间一捧冰水还生冷苍白。利威尔站在床畔俯瞰他,略微垂首,气息挨近,一双灰蓝清澈眼睛,艾伦望着,好像看见光看见神,在凉意裹挟里搜刮出丝丝缕缕温柔。利威尔。艾伦第一次大逆不道的喘着粗气的默默呼唤这个名字,尽管那晚什么都没发生,男人像只短暂停留的飞鸟,陪他安安静静坐了一会,遗留下半分施舍的仁爱同情。


 


《火星运河》全文。






END






感谢阅读!